我的大学(32):古今

宋朝的黄庭坚曾经说过:“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鄙人远非古人士大夫之类,虽然长时间没读 书,仔细照照镜子也没发现自己更加面目可憎了(咦?我为什么要用“更加”?),但毕竟文笔是不利索了起来。这个博客隔了好久才终于出了上一篇文章,却是短 小无聊,索然无味。一方面是因为俗纷缭绕,以至于刚刚坐下来想要写点悠闲的文字,便有几个箩筐的罪恶感若天花般乱坠;一方面却是太久不读书,以至于腹笥实 在空乏得可怜。所谓文章天成,妙手得之,苟若吾胸无点墨之辈,只得效阮籍之哭,哀风飙道阻,叹舟楫路穷,然后让自己的文章效仿王勃的人一样中道崩殂,其实 却只是东施效颦罢了。

既然上一篇文章未得善终,不妨此处补述我的大学生涯二三事,以资叙事之完整。却说我暑期在学校门口的微软实习,混了三个月,却有幸得到自己的老板赏 识,出言挽留,但是忖度再三,虽然非常感谢我在微软的老板的赏识,但我还是决定了继续在交大读研。一方面是深感自己所学甚少,还是渴望能趁出山前再练会儿 内功;另一方面也是还并不明确自己将来到底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这是个问题。既然雾失楼台,敌情不明,所幸占一进可攻退可守之要地。当 然读研不是说读就读的,即使直升本院研究生还要有一套笔试机试加面试的筛选流程。虽然很久以前就对自己通过这个选拔挺有信心,但等真到了眼前却突然紧张了 起来,以至于整天和雷哥互相感叹好紧张啊怎么办,要挂了怎么办。当然后来毕竟还是成功了。哦对了,我选择的实验室,好像学名叫做Trusted Cloud

好,前尘已矣,接下来我们来说后事(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我早在《我的大学(23)》中就曾经写道:

当年我在烈阳下亲自迎来的小盆友如今也成了迎新的志愿者,于是又一批新面孔追着各种学哥学姐询问各种白痴问题:“选数学分析还是高等数学好啊?”“学生会和团委哪个好啊?”“应该加入什么社团啊?”

而前一段的某天突然发现某位实验室的师兄早在09年我入学之前就和我有过QQ聊天记录,经他翻看当时的聊天记录,我才发现原来我当初也问过“软院的 课程难不难啊”这种白痴问题。于是更进一步地回想自己当年大一时候的岁月,想起自己当年还一本正经地去参加各种社团和学生组织的面试就想发笑。实验室的另 一位现在研究生一年级的师兄,正在做大一的班主任,他说可以找回一些年轻的感觉——大概就是像那种一本正经地去参加各种社团的学生组织的面试一样的感觉 吧,我猜。

前一段偶然翻到一位软院学弟的日记,其中一篇记述了他们参加英特尔全国软件创新大赛并取得了一等奖的故事,这不禁让我回想起了一年多以前的自己的那 次出征。我曾经说过我要在过去将来时的某天记述帝都的那个秋天的那个蛋疼的故事,但似乎直到现在进行时我还没有把那篇游记补上。不凭借文字的记录,现在的 我还能记得在北京的那几天熬夜搞测试、写文档、改程序的情形,我还记得当时的深夜把疯癫的hyll(我们的队伍名)的笑点降到了无穷低,以至于还没人说笑 话四个人就忽然前仰后合地笑得不能自已,而雷哥在测试结束之后打算把测试文件拷到U盘上的时候打的是”rm -rf xxx”,还问了我一句:“是这样吧?”唉,我就不提再之后雷哥他老人家回去找自己的队友却忘了他们是谁的事情了。但最后当我们取得一等奖的时候感觉却相 当平淡。不像当初听说自己拿了NOIP一等奖之后那般满面春风,也不像发现自己成功保送到了交大的那天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唉,当初真是年轻而又愚蠢啊 = =),感觉只是平淡。

软件学院有一项传统的自娱自乐项目叫做软件展示会。大一参加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那天走得较早没看到后来成为软院镇院之宝的AEVIOU输入法的 演示),大二那年没举办,而大三刚刚从北京拿奖回来便把获奖的CubeWorld搬上了软件展示会。据后来参观此次软件展示会的董浩亮师兄所述,他看完以 后的感受是,相比此次软件展示会,他们以前的软件展示会都“弱爆了”。然而当时身处庐山的我,却也是同样感到自己的这届软件展示会“弱爆了”。

时隔一年,我再次跑来软件展示会打酱油,并得以见识到许多学弟学妹们开始登上软院的舞台展示他们的作品。身处当时软展的我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情 恐怕和当年的董浩亮极为相似。当初我们(呃……其实是雷哥)用OpenGL实现的CubeWorld的被人称炫的场景,相比今年那些学弟学妹们用 Unity开发的游戏,就好像拿凤姐和詹妮弗·康纳利比美。虽然仔细一想,那些作品可能也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缺点,某些东西也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么炫或 高级。这种感觉的转换,盖当你审视自己的作品时,因为你深知它有怎样的缺点与不足,这些缺点与不足会在你脑海中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而在你审视小盆友的作 品时,任何一处超越自己的地方都会让你感到惊艳。只是当这种心境反过来时,只怕就要有问题了。

我常常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如此颓废。但直到有一天,我到图书馆借书,发现有几个mm借了几本Python的教程走掉了。那一刻我意识到:嗯,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生机啊。

跋:本来觉得这篇文章还是写得太烂了就不好意思发了,后来听了俞教主的鼓励:“想想我的流水文。”我就发了……

  • Edward

    写得太棒啦,网上最详细!谢谢作者!

  • http://www.kawabangga.com laixintao

    Vim好坑啊,装了一天slimv都没装好……都想放弃vim了

  • hiro 方圆

    博主图挂啦!